您的位置: 阜阳资讯网 > 科技

魔装 第三零四章 傀儡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33:50

魔装 第三零四章 傀儡

苏唐和以前一样,封挡着战枪的同时,不停后退着,但现在他的神态变得很随意、轻闲。

那老货郎的脸色却越来越沉重,在枪劲中粉碎的无数残枝碎叶,纷纷扬扬向他聚来,虽然大部分都被他的气息吹飞,但只要接触到他,便给让他感到一丝疼痛。

还有脚下的草丛、藤于,不停生长着、蠕动着,缠裹过来,让他有一种如涉沼泽的感觉,周围所有的一切,似乎都在想方设法伤害他。

只是片刻,他的裤脚已经被磨烂了,露出的小腿上出现了无数道浅浅的伤痕,有的只是一道红印,有的划破肌肤,渗出了血丝。

“杀”老货郎再次发出怒吼声,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,不但没有让他退缩,反而让他的斗志燃烧得更旺盛了。

枪影如虹,直刺向苏唐的膝盖,他原来一心想把对手立毙在枪下,但苏唐一直守得风雨不透,他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急切,就算大宗师级的修行者,也要受基础技巧的限制

,双膝以下属于比较难防守的地方。

苏唐剑光闪动,接连封开枪招,不过那老货郎的攻势一招比一招快,他已经熟悉了,知道继续封挡有些勉强,做好了准备,借着反弹的力道,身形陡然拔起,升入空中。

老货郎眼中陡然露出喜色,修行者拥有的灵力,可以⊥人在空中飞翔,但身体无处使力,闪转腾挪的动作比不上地面那样便捷,他的灵诀向来以快取胜,这是难得的机会。

老货郎的身形也紧跟着跃起,枪尖再次点向苏唐的膝盖。

苏唐身在空中,他有一种畅快感,身体轻得象鸟儿一样,似乎可以笔直飞上云霄,或者说,他有这种欲望。

下一刻,苏唐的身形突然翻倒,头下脚上,剑光正斩中如毒龙般攻至的殷红色长枪。

事情并不是老货郎想得那样,在灵力碰撞的轰鸣声中,两个人的身形正在快速分离,苏唐继续向上倒飞,而那老货郎则开始向下坠落。

不过,老货郎的攻速确实快到极点,身形开始坠落时,居然又连续刺出几枪,苏唐挥洒自如的甩开剑光,一一轰散从战枪上透出的枪劲,而他的身形越升越高。

苏唐长吸一口气,他已经飞临树林上空,因为一直没用灵力驭空,力道将尽,身形顿了顿,又开始向下落去。

老货郎距离地面还有尺余时,把灵力运转到极致,硬生生止住下坠的势头,又开始向上激射。

这一幕落在苏唐眼中,他知道,那老货郎已经失去平常心了,如果换成自己,绝对不会强行用灵力驭空,差那么点就落在地上了,何必浪费灵力?

老货郎刚要展动枪势,突然感觉空中一暗,苏唐举起大正之剑,已奋力劈下。

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还有十余米,一道黑影从苏唐身体中透出,如飞鹰搏兔,瞬间便越过十余米的距离,黑色的剑光斩向那老货郎的头顶。

老货郎不得不提前发起攻势,枪劲笔直的向黑影击去。、

轰……黑影化作飞散的烟气,聚向苏唐。

老货郎的身形又开始下坠,这一次,他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形了,重重落在地面上,溅起一片沙石和草屑。

周围的草丛、蔓藤都极力向老货郎伸展过去,而且再不想往日那样温顺了,它们似乎在发出无声的咆哮,拼命在老货郎身上撕扯着、划动着,当那老货郎释放出强大的气息,把缠绕在身上的所有植被都震得粉碎时,已变得衣衫褴褛,上下布满伤痕,虽然那点伤完全可以被忽视,但看起来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。

“你输了。”苏唐轻声道。

老货郎蓦然抬头,看见一道黑影扑击而至。

轰…黑影再次被击散,而那老货郎跌跌撞撞向后退出六、七步,才勉强稳住身形。

苏唐微微眯起眼,似乎是水到渠成,他突然懂得应该如何控制魔装了,很简单,不再刻意压制什么就好,至于心境,他可以在战斗结束后化解魔装生出的戾气,不会让自己受到侵蚀。

“杀”老货郎又一次暴起,射向苏唐。

苏唐扬起剑,向前挥出,黑影从他体内透出,闪电般迎向那老货郎的战枪

轰轰轰轰轰灵力的碰撞声持续不断在林中炸开,局势已发生了逆转,之前一直是老货郎在进攻,现在换成苏唐了。

老货郎有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,他明白不彻底把黑影击散,便不可能再靠近苏唐,但黑影聚而又散、散而又聚,无休无止,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。

老货郎并没能察觉,苏唐的攻击方式一直在变化着。

黑影的攻击范围持续增加,最后达到五十余米,这是一个让人绝望的距离,老货郎根本没办法靠近,只能继续与黑影做无意义的碰撞。接着,黑影的攻击力开始变弱了,老货郎本以为苏唐的灵力已经耗尽,刚刚露出喜色,在用战枪刺中面前黑影的同时,看到第二个黑影又向他袭来。

苏唐在这方面的领悟能力非常强,之前他一直全力催动魔装,不过一击发出后,必须等飘散的烟气回归体内,才能发出第二击。

苏唐突然想到,应该逐渐削减释放的灵力,这样可以接连发起攻击,等到魔装已无法催动,在第一击中飘散的烟气也飘过来了,完成一个循环。

成为大宗师,苏唐能感觉到自己心境的提高,但在其他方面的提升却是差强人意的。蕴含的灵气自然浓郁得多,可是,有力气使不出来。

薛义有霸体、霸拳,连梅妃都有灵蛇狂舞,唯独他,堂堂的大宗师,居然象斗士一样去战斗。

现在全明白了,他害怕魔装的侵蚀力,一直在刻意控制,这样在心理层面上,他对魔装潜藏着一种抗拒的态度,以前还好,魔装只是起到了一些加持效果,让他速度更快、力量更强,不过对魔装投射在外的傀儡,他根本无法做到如臂使指。

老货郎嘶吼连连,他一直在咬牙苦战,却毫无效果,因为差距太大了。

比心境,随着远古命运之树的苏醒,苏唐可以与当世的大能、魔神们比肩,老货郎最多到大宗师的巅峰。

比灵器,苏唐的魔装是毫无争议的第一,老货郎手持的战枪,却根本没资格进榜。

比灵力,苏唐得到了周围环境的加持,占据压倒性优势,老货郎却是在一己之力,与天地对抗。

苏唐之前会步步后退,是因为老货郎的枪势太快,在灵诀上有几十年的功底,而苏唐到现在为止,也没修行过什么高等阶的灵诀,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应对,在他能完全控制魔装傀儡的那一刻,胜负便已决定了。

“杀”老货郎还在怒吼,可他灵力已经损耗殆尽,唯一做到了的,就是帮苏唐完成了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。

此刻,苏唐已经无需举剑作势了,只是慢慢的、平静的向前走,心念的每一次凝聚、释放,便有一道黑影激射而出。

老货郎知道自己撑不下去了,他的气息不减反增,身形突然化作一道长虹,向苏唐飞来,接连击溃一道道黑影,枪尖遥指向苏唐的眉心。

就算在他全盛时期,这一枪也难以对苏唐构成威胁,现在更不可能。

苏唐轻叹口气,手中的剑光向前探出,迎向战枪。

轰……已濒临崩溃的老货郎再承受不住灵力的撞击了,战枪脱手飞出,身形也跟着向后滚倒,他的心窝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创口,血流如注。

苏唐招了招手,飞出的战枪被树枝托起,相互传递着,很快便被送到苏唐身前,老货郎挣扎着爬起身,试图去抓自己的战枪,他还要继续,但身体已不堪重负,摇晃了两下,颓然栽倒。

苏唐拿起战枪,视线落在老货郎身上,那老货郎还在挣扎着,并发出沙哑低沉的咆哮声,这一刻,苏唐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,杀人夺宝,他肯定是坏人,可在这危机重重的世界,什么是坏、什么是好?

在千奇峰开辟出灵脉,只源于一个试探,试探自己的运道,等到运势已成,苏唐又发现,自己放不下了。

忠诚的宝蓝,聪明机灵的岳十一,沉默寡言的楚宗保,傻乎乎的赵大路,喜欢装老神棍的顾随风,大器晚成的雷怒,外似强大、内实懦弱的梅妃,故作老成的贺远征,等等等等,他身边已经有了太多太多人,今日的一个柔软,或许今后就会让千奇峰血流成河。

至少对现在的千奇峰而言,孤鸿铁幕苏,太过强大了,他惹不得,所以,这个老货郎只能死。

“你们小姐叫什么?”苏唐轻声问道。

老货郎不甘的咆哮声戛然而止,用充满仇恨的目光看着苏唐。

“今天,算我欠你们的,以后如果有机会,我会帮她,直到我放下心结为止。”苏唐道。

老货郎的眼神变得有些迷茫,片刻,吐出几个根本听不清的音符,随后便停止了呼吸。

荆门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十堰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
蚌埠治疗卵巢炎费用
荆门妇科
十堰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