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阜阳资讯网 > 体育

极品修真狂少 1387章 忘情丹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0:29:45

极品修真狂少 1387章 忘情丹

南宫傲的眉头微微一皱,脸上刚刚浮现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住了,凝重的问道:“怎么

极品修真狂少  1387章 忘情丹

?林天不愿意参加比试大会,更不愿意进入皇宫担任皇上的护卫?”

“没有。∮,”南宫冷霜説道:“我并没有将皇上征召大内护卫的事情告诉门派中的弟子,林天也是不知道的,他还以为这次比试大会只是单纯的内部切磋而已……不过,林天却是一个贪婪之徒,他説比试大会没有好的奖励,他是不会参加的。”

“哼,这个小子倒是真的贪得无厌。”南宫傲冷哼一声,却不以为然的説道:“要説比试大会的奖励,门派中有那么多的丹药和法宝,随便拿出几个赏给他便好……再説了,不是我小瞧林天,他真的认为可以在门派的比试中获胜?”

林天只是一个筑基期九层的修士而已,而南宫家的门派中可以高手如云,就算是筑基期的弟子也有好几百个,林天拿什么来获得比试的胜利?

“林天能不能取胜,这个暂且不説,可他却给我提出了一个条件,而这个条件我却不能随便的答应他,所以我才赶回来询问父亲的。”南宫冷霜説道。

“是什么?”南宫傲好奇的眨了眨眼睛,这是什么话?女儿南宫冷霜也算是代理掌门,门派中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决定的,怎么现在林天提出的要求就无法答应了?

南宫冷霜犹豫了一下,抿了抿性感的小嘴儿,这才説道:“父亲。林天想去后山看一下玲珑塔。”

“什么?”南宫傲哗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整个人都惊慌了起来。眼神中更是闪出惊诧的神色。

“父亲,你觉得这个林天还不是那个狂偷林天吗?”南宫冷霜苦笑的反问道。

“不可能。”南宫傲突然变得愤怒起来。“狂偷林天早就已经死了,他可是在紫阳门被人给驱散了元神,怎么可能还活着?而这个林天只是一个让人讨厌的毛头小子而已。”

话虽这么説,可南宫傲的心中却更加的忐忑起来,既然这个林天不是那个狂偷,那他为何要提出去枫林山的后山去看玲珑塔?玲珑塔里可没有什么宝贝,除了一些不被世人所知道的东西之外,也只有他的九女儿南宫嫣然了。

如果,这个林天真的是狂偷的话。那么他对玲珑塔里面的东西自然不感兴趣,既然是这样,那林天的目标就很明确了。

“父亲,不管这个林天是不是我们之前认识的狂偷林天……我们是否要答应这个条件?”南宫冷霜问道。

“要,当然要。”南宫傲长长的吸了口冷气,继续説道:“我现在还不是很确定这小子的真是身份,但我们的计划还是要实行的,先答应林天的条件,哄骗他去参加比试。”

“万一林天赢得了比试的胜利。那又该如何?”

“自然要兑现承诺。”南宫傲笑道:“林天只是想去看一下玲珑塔而已,又没有提出其他的条件,等他看完了,就给我去皇宫里当护卫。”

无论如何。这次让林天进入皇宫的计划一定要实施,如此一步好棋,怎么可能让林天提出的一个小小的要求就阻碍呢?

“可万一林天要强行的打开玲珑塔呢?”南宫冷霜担忧的説道。如果这个林天真的是九妹的老相好,他真的会这样做。

“不可能。玲珑塔的四周可是被布上了锁妖阵……”话还未説完,南宫傲却一下子陷入了沉思。他的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安,似乎有种不好的事情要发生。

南宫傲立即离开座位,走到身后的书架之上,从书架上挪动了一本书,咔嚓一下,这本书的后面竟然有一个暗格。

南宫傲从暗格之中取出了一只黑色的木盒,最后放到了书桌之上。

“父亲,这是什么?”南宫冷霜看着书桌上的黑木盒,疑惑的问道。

南宫傲打开盒子,里面放着一枚白色的丹药,微微一笑,説道:“这枚丹药名叫忘情丹,是神木老人炼制的,顾名思义,人只要服下了忘情丹,就会忘记自己最爱之人……本来我想给你九妹服用,让她忘记林天的,但由于林天突然在紫阳门丧命,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”

“既然林天已死,您为何现在又要给九妹服用忘情丹?”南宫冷霜不明白的问道,虽然这忘情丹可以让人忘情,但应该有很大的副作用吧,不然父亲早就给九妹服下,不用等那么久了。

“不!”南宫傲却坚定的喊道:“老夫此刻真的不确定狂偷林天是否已经死了,或许他在紫阳门的时候逃出生天了也説不定…或许,我们门派中的那个林天就是狂偷林天……不管如何,老夫都不想看到林天再勾引你九妹。”

“是,女儿明白了。”南宫冷霜心中顿时一阵哀叹,让九妹忘记林天,真的比杀了她还残忍。

虽然很同情林天和九妹的遭遇,但这是父亲的命令,她不得不遵从,无论如何,一切从南宫家族的利益考虑。

“只要嫣儿吃了忘情丹,她便永远也忘记林天了,这样她也不用继续待在玲珑塔之中了。”南宫傲笑道。

南宫冷霜惊讶的瞪大眼睛,急忙问道:“父亲,你説的可是真的?真的要放九妹出来吗?”

一时间,南宫冷霜的眼泪夺眶而出,她怎么能不开心?九妹南宫嫣然可是被关在玲珑塔之中四百年了,整整四百年,她们姐妹都没有见过一面。

“当然了,只要嫣儿服下忘情丹,你便可以带她走出玲珑塔。”南宫傲diǎn头説道,“另外,我已经为她准备了一门亲事,老夫养了她这么久,也该为南宫家出diǎn力了。”

在高兴的同时,南宫冷霜却是鄙夷的看着父亲南宫傲,这一次,父亲又把自己的一个女儿当成了谋利的工具。

“父亲,不知您要把九妹嫁给谁?”南宫冷霜问道。

“这个人便是我们南炎国的大家族度家的少爷,度都。”

南宫冷霜的眉头一皱,“度都?他不是若溪公主的未婚夫吗?父亲怎么可以将九妹嫁给他?”未完待续。。

阜新治疗宫颈炎方法
阜新治疗宫颈炎费用
阜新治疗宫颈炎医院
阜新治疗卵巢炎方法
阜新治疗卵巢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