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阜阳资讯网 > 体育

阳世鬼差 第四十章 探寻落花洞女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18:32

阳世鬼差 第四十章 探寻落花洞女

我吐了他一脸唾沫星子説:“你这脑袋能不能正常diǎn,啥事都往这里想?”

我们走了差不多一个多xiǎo时的样子,才到达向长生所説的荒山,山确实够荒,光秃秃的,怪石嶙峋,毫无遮掩,偶尔有几棵树也都是掉光了叶子,且它的标志就是附近有几座高山,每一个都是它的两倍高。

从山下看去,山半腰上隐约有几个洞口,想必那便是落花洞女所呆的山东了,我们爬上山时,还有所警惕,但并未察觉任何异常情况。

等到了山半腰,这里还有一些平地,不是那么陡峭,附近约莫有五六个山洞,距离有远有近,漆黑的洞中,不知隐藏着什么样的东西。

我问林锋:“我们该从哪里找起?”林锋微微摇头,并仔细打量着四周的山势。

“嗨,找什么找,看我的。”老孙説完,就用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,大喊道:“萌萌在吗?叶枫来看你了。”

他这一嗓子,让我完全没有准备,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林锋也微微皱眉。

“你瞎喊什么。”我回过神来,赶紧让他住嘴。

老孙还振振有词:“你们不觉得这样更简单吗?不然这么多山洞,我们得找到啥时候?”

他这么一説,我也觉得有些道理,不过现在情况还没弄清楚,就这么大喊大叫的,是不是会惹出什么祸来?这毕竟是湘西三邪之一啊。

经过老孙的大喊,我本以为会喊出来什么东西,最不济总有人来阻止吧,可我们等了半天,鸟毛都没看到一个。

“咋回事?难道洞太深了?你们等着,我挨个去喊。”老孙对这个结果很不满,还要一个个的去通知。

我拉住他説:“别胡闹,先看看林锋怎么説。”

林锋收回了目光,説:“依照地势来看,此处应是一个养尸地,若我所料不错,这些洞都是通往地下,所以在这里的声音,里面并不一定能够听得到。”

我好奇的看了看四周,道:“你是从哪里看出来这里是个养尸地?”

林锋指着左边説:“你看看四周这些山,将阳光遮挡,常年得不到阳光的照射,是阴气凝聚。并且此处所在,本属阴位,下有阴脉,若女人身处此地,必会阴气过盛,导致神经紊乱,事出不正。”

我一拍手説:“这就对了,那些落花洞女来到这里就变得只会哭,好几天不吃不喝,就算是神仙也受不了,又长途拨涉回到家,肯定会被饿死了。”

林锋摇了摇头説:“阴气过盛,可弥补能量的不足,并不会被轻易饿死,应是与这洞中的东西有关。”

“你是説,僵尸?”

林锋不答,而是道:“是与否等我进去才能确定,你们在此等我,我下去探一探。”

我踏步道:“要去一起去,我虽然道行不如你,但在茅山那段时间,还是大有长进的。”老孙也diǎn头説:“一起下去凡是都好有个照应,再者説了,万一等你走了,从其他洞里出来几个妖魅,我们两个可打不过。”

林锋沉默片刻,轻轻diǎn头,然后率先踏步前往离我们最近的那个洞口。

入了洞,一股淡淡的寒意飘然袭来,这洞里的温度一下下降了十几度,让我很不适应,林锋説这就是阴脉的缘故,到了下面还会更冷。

我寻思着在这么冷的地方呆着,秦萌萌能受得了吗?会不会被冻成冰人了?

往洞中走了十几米的时候,通道开始向下倾斜,我们几个拿着手电筒,边走边看,在洞壁上,我看到了明显人为的痕迹,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字迹和壁画。

继续向里走,出现了不少岔道,且通道也更加难走,不仅坡度陡了,还有不少碎石落在地上,耽搁我们的前进的速度。

叮叮!咚咚!

忽然,自前方传来异响,这声音好似是有人正字啊用凿子凿墙壁的声音,这声音的出现,让我们精神一震,终于要见到正主了吗?就是不知究竟是人是鬼还是尸?

在林锋的示意下,我们关掉了手电筒,摸黑前行,这里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在前方隐隐有一些朦胧的光亮传来,虽不知来源是何处,但总算能让我们看清五米之内的模样。

深一脚浅一脚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等我们离得近了,依然没有看到人影。又前行了一段距离,那声音仿佛就在耳边,但在四周除了我们之外再无其他。

“到底是什么东西?为什么我用了开眼咒还看不到它。”对此,我有些惊慌,莫非这个鬼魂已经流弊到了连开眼咒都无法看到地步?

林锋也很不解,我们三个都使用了开眼咒,却没有人发现异常,让这里变得十分诡异。

“阿米拉…”

一阵急促,且我们听不懂的话语在耳边响起,老孙吓得大叫一声,抱住我的胳膊问:“谁,谁在説话?”

我也被惊住了,湘西三邪果然名不虚传,也是邪门到了一定程度,连林峰这个修成了金丹的高手,都无法看破。

可是并没有人回答我们,那声音还在继续,且越来越快,越来越急促。

吼!一声嘶吼,伴随着刺耳的惨叫,我的心随着这些声音,加快跳动,我跟老孙退后了几步,紧紧靠在墙壁上,不安的看着四周,这尼玛是要八人折磨死啊,一个影子都没看到,又是説话声,又是惨叫声,这到底什么情况?

唯有林锋还能保持镇定,他微微闭目,侧耳倾听,不是的转动一下,眉头紧锁。

嗯?林锋突然睁开眼睛,似是发现了什么,然后他双手结印,自掌中出现一张黄符,随着印诀的变幻,黄符被他抛了出去,在半空中diǎn燃,缓缓飘落在地面。

在黄符落地的一瞬间,我们眼前的景色倏地一变,老孙又是一声大叫,説:“好多特么的僵尸,大侄子快跑。”

我此时哪还有力气动弹,面对着铺天盖地,青面獠牙的僵尸们,我全身都已经不听使唤了,额间冷汗直冒,双目尽是绝望,真是太他吗多了。

“不用紧张,这些只是影像。”林锋看到我们的异状,道出了实情。

我不解道:“影像?什么意思?”

林锋説:“是这里阴脉的缘故,在特殊的情况下,将曾经所发生过的事情记录了下来,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。”

他这么説,我便明白了,这就跟我曾听过的一个故事有些相似,只不过那个故事里説的是块石头,每到雷雨天,过往的人们总会听到里面传出金戈铁马的厮杀声,分外壮烈,并且这不仅仅是个故事,好像真有那么一块石头。

而我们现在看到的,比那块石头要高级的多,这次直接看到了景象,好比是一部天然的摄像机,将曾经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记录了下来。

老孙眼巴巴看着我们,道:“这里曾经有这么多僵尸,或许它们现在也还活着,我们是不是不要再进去了?”

林锋摇了摇头道:“你看这些僵尸,双目涨裂,经脉突显,説明这是它们群灭亡前的一幕,此地的僵尸应该都已经被灭掉。”

那么问题来了,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?为什么曾经有如此多的僵尸,又为何被灭掉?

影像直到结束,也没有给我们答案,只是到了最后的时候,有一些僵尸爆裂而死,肢体碎块与五脏六腑,溅的满地都是,让我觉得一阵阵反胃。

过了这惊魂一幕,我们继续往下走,里面真如林锋所説越来越冷,估计不会超过五度的样子,冻得我直打哆嗦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一阵幽怨且凄凉的轻泣声,隐约传来,我们三个互看了一眼,都明白正主要出现了,这个发出声音的人,估计就是传説中的落花洞女了。

只是传闻説,落花洞女只哭三天三夜,便会回到家中死去,这里的这位莫非是新来的?又碰巧被我们遇到了?

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太大,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,这里到处透着古怪,三邪之一名不虚传,难保不会遇到什么特殊情况。

林锋顿住脚步道:“你们在此等等,我前去一观。”我本想拒绝,但又觉得这样做比较明智,万一我们都进去了,三个人都陷在里面,那连个期盼都没有,所以便diǎn头答应。

老孙压根就不想进去,自然跟着我留下。眼看着林锋没入黑暗之中,我与老孙靠在墙壁边,等待着他的消息,我想以他的道行,不带着我们反而更加有利,至少逃出来是没有问题的。

林锋去了五分钟左右

,哭泣声突然不再想起,我猜测是林锋遇到了那落花洞女,或许两人正在交涉,正想着,从洞中忽的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这叫声惨绝人寰,好像有人在承受着莫大的痛楚。

“大侄子,咋个办?咱们去不去看看?”老孙抬头问我,我心里忐忑,不知该不该去,去了或许会让事情更麻烦。

“嘿嘿…”

一声诡异的笑声,在我们身后响起,我身子一震,猛地转身喝道:“谁?”我这一喝将老孙吓了一跳,他推了我一下説:“你喊个毛,吓死我了,能不能事先打个招呼?”

松原治疗牛皮癣医院
保定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佳木斯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松原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保定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