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阜阳资讯网 > 娱乐

神葬八荒 第149章:情在此,心甘愿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01:27

神葬八荒 第149章:情在此,心甘愿

望着在场中大战的两人,莫谷等人心中的苦楚,简直无法言语,传承了数千年的大宗虚元,到得现在,竟落得如此下场,众人猛吸了一口气,彼此对望,尽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毅然决然,

大长老苦禅最先开口,道:“诸位,现今我大宗虚元已名存实亡,本來,按照世人常理而言,我应当识时务者为俊杰,逃离出这个是非之地,但,我苦禅自小于虚元宗长大,从小便打下了家的烙印,”

“不仅如此,虚元宗还教我修炼,教我为人处世之道理,令我一路扶摇直上九万里,最终成就一方强者,对此,我苦禅快哉,爽哉,感谢虚元宗,令我有了一个如此酣畅淋漓的人生,所以此刻,当宗门面临覆灭之时,我苦禅愿与虚元宗之土,共埋此地,”

当苦禅话音落下,众人的眼神顿时一凛,旋即立马就有人应和道:“吾等也愿与虚元宗之土,共埋此地,”

一边躺在地上的莫谷听到这句话,心中顿时一急,口中传出一阵呜呜的声音,他似乎想要说话,但因为他受伤实在太重,竟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,见到自己这个样子,莫谷的手狠狠地拍打着地面,似乎在无声控诉着自己的无能,

“轰,”

一道剧烈的轰鸣声将众人的思绪拉了回來,望着在菩提广场中的两人,所有人的嘴角都泛起了一丝苦涩,

就是因为那强大至极的凶魔,才令虚元宗覆灭,只要一想到这事实,他们的心就狠狠地揪痛,此时此刻,虚元宗的所有长老们,心底都憋着一股气,他们想要发泄,想要战斗,

“诸位,我是老于,此时此刻,我只想仰天吼上一句,老子生是虚元宗的人,死是虚元宗的鬼,”

“曾经,我们也年少过,也热血沸腾过,但不知为何,时间已经渐渐地将我们的年少锐气消磨,令我们甚至连一些小辈都不如了,你们说,甘心吗,”于长老怒吼道,一双眼睛满是炽热的战意,

“当然不甘心,我们要重拾热血,就算是死,也要死得轰轰烈烈,”

“说得好,就算是死,我们也要对得起虚元宗的一砖一瓦,对得起虚元宗列祖列宗,我们虚元宗人,沒有一个是孬种,”

“我们宁愿战死,也不愿苟且偷安,面对虚元宗,我只想仰天长啸,我情在此,心甘愿,”

“情在此,心甘愿,”

……

一连串宛若宣誓般的声音响遍了整个菩提广场,此时此刻,就连独孤败空的眼眶都湿润了,望着这些头发花白的长老们,只感觉心中百味陈杂,这些人,都是伴随着虚元宗一路拼杀到现在的,他们对虚元宗所拥有的感情,简直令人动容,

这边那么大动静,与妖娆战斗的妖钢自然也听到了,在听到了那群人的话语之后,只见他的眉头狠狠一皱,旋即有些不悦地喃道:“恬燥,”在这两个字落下的同时,只见他右手猛然一挥,在虚元宗众人的面前赫然出现了无数的凶之傀儡,

“戾,,”那些凶之傀儡口中发出一道不似人叫的吼声,旋即冲着众人爆射而來,见到这一幕,虚元宗的众人亦是爆吼一声:“來得好,”

虚元宗的一干长老们早就憋坏了,现在这些傀儡冲他们而來,他们哪还忍受得了,当即嗷嗷叫地冲了出去,一道道雄浑的元力不断喷发,甚至连空气都震颤了起來,

“轰隆隆,”

双方只是刚接触,便爆发出了一道道惊天巨响,一时间,整个菩提广场被众人的强大力量给弄得千疮百孔,真正宛若一片荒芜之地般,先前主位上的高台,早已变成了一地的平坦,

“哈哈哈,我等虽然实力低微,但仅凭借这些灵元境圆满的傀儡就想灭杀我等,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,”苦禅大笑着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道道惊人的金光,在这菩提广场中褶褶发光,

“嘭,”

伴随着一声闷响,妖钢所派出的最后一具傀儡彻底化为飞灰,一边的妖钢见到这一幕,一口血差点吐出來,在他眼中宛若蝼蚁的家伙们,竟然把他的傀儡给打成了碎末,

“啊啊啊,,我要杀了你们这群蝼蚁,”妖钢是彻底被激怒了,只见这时的他,元力输出突然加大了好几倍,身体四周骤然爆发出无穷无尽的黑气,这刻的他,宛若九天魔神般傲气凛然,

“你们能够挡住灵元境圆满的傀儡算什么本事,现在我就让你们尝尝,元神境傀儡的厉害,”妖钢爆吼一声,随后手中光芒一闪,一连三十具元神境中期的傀儡刹那间浮现……

见到突然出现的三十具傀儡,苦禅等人心中猛然一沉,随后目光中骤然浮现了一抹炽热的疯狂,那是人在到达歇斯底里后的状态,

“杀,”

面对着强大的傀儡,苦禅等人毫无惧意,一个个拼死往前冲,他们不是妖钢的对手,但能够耗费他的实力底蕴,也算了结了心中的憋屈之意,至于说死亡,对现在的虚元宗众人來说,不过是一种归宿,

就在这时,天空之上突然雷声大作,仿佛就连上天都看不下去这等惨烈的一幕,虚元宗众人悍勇无敌,凭借着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,竟将那三十具元神境的傀儡硬生生拼掉了一半,这等战绩,简直匪夷所思,不过渐渐地,他们终于是感觉到一丝力不从心了,

“杀,”

当苦禅吼出这个字的时候,嘴角已经微微露出了一股苦涩,他很清楚,他吼出的这个字虽然还是中气十足,但已经不具备先前的那股气势了,

“呵,,呵呵,”苦禅冲在最前面,在这刻竟突然呵呵笑了起來,见到这一幕,所有虚元宗人的心中尽皆一跳,对于他们的大长老,众人都很了解,这个时候做出了这等反常的举动,一定是萌生了死志啊,

果然,这刻的苦禅竟浑然不顾那些傀儡的攻击,径直朝着那与妖娆交战的妖钢处爆射而去,在其身形爆射而去的同时,他的身上骤然爆发出一道璀璨无比的金光,

“接下來的一招,是我钻研了数十年而得的禁术,本來以为这一生都无法用到,但沒想到……”苦禅突然仰天长啸,身形在这刻竟然腾空而起,化作一道惊人的光芒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冲向了妖钢,真的难以想象,苦禅的实力在这刻竟然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,

在赤等人还未进入虚元宗时,他的实力不过是灵元境巅峰,到现在,他的实力却是达到了元神境初期,而此时催动了那所谓禁术的苦禅,其实力竟然达到了元神境圆满之境,这简直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,

不过这一击的威力虽然强大,但苦禅的一生却只能使用一次,因为这一击,是完完全全、彻彻底底地压榨身体潜能的一招,施展出了这一招之后,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,其施术者最后都难逃一死,

“隧羽,,玄芒,”一道清晰的冰冷喝声骤然从苦禅的口中传出,当这道喝声落下的那刻,突然间天地之间金光大作,一个巨大的‘芒’字赫然浮现在众人的眼帘,

那个字,璀璨明亮,闪耀出照耀天地的奇异光彩,似乎从古到今,都能够一起照的通明,这是苦禅压榨了全身潜能的一招,也是必死的一招,

此刻,那个‘芒’字所爆发出的威能,简直直逼天元境三荒强者的全力一击,那与妖娆战斗中的妖钢顿时被这道攻击吓了一跳,如此可怕的攻击,已经足够令他重视了,

妖钢猛吸了一口气,眼神顿时变得阴冷无比,这时的他,袖袍下的双拳微微紧握,道:“真沒想到,你一介元神境初期的蝼蚁

,竟然能够施展出这等攻击,当真是我小看你了啊,不过,你也到此为止了,”

妖钢话音落下,双手突然挥动,一圈圈凌厉至极的黑气被其挥洒出來,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速度,快速的勾勒出一道巨大的黑,

“魑魅魍魉,罗万象,”妖钢一声轻啸,双手猛然一顿,旋即手中那巨大的黑骤然向那个巨大的‘芒’字盖了过去,

就在这刻,无数道金光与黑芒顿时覆盖住了整片天际,那两道攻击交撞处的中心,甚至都爆发出了一道道惊人的电弧火花,滋滋地爆发出一道道令人牙酸的声音,

见到妖钢挡住了自己那必杀的一招,苦禅的眼中骤然露出了一丝灰败,不过在片刻之后,他那双眼睛,便再度绽放出一道夺目的光芒,那是一种明知必死后的歇斯底里,

“你以为,这样就结束了吗,”苦禅突然狂笑了起來,在这道声音落下的同时,他的身形已经來到了妖钢的眼前,看着眼前疯狂的苦禅,妖钢竟然感到了一丝惧意,

“难道你还有其他招么,给我死來,”见到苦禅來到自己的身前,妖钢怒啸一声,右手便猛然砸了下去,但谁知,这时的苦禅,竟连躲都不躲,反而迎着他的右手,死死地抱住了妖钢的身躯,

在紧抱住妖钢身躯的同时,苦禅自己的身子却突然间膨胀了起來,察觉到苦禅的举动,妖钢的心终于是慌乱了起來,他终于明白了苦禅的想法,他竟然疯狂到想要自爆,这简直不是人所能做出來的啊,

“啊,,给我松手,你这老匹夫,”妖钢怒吼道,浑身上下的黑气不断蔓延,似乎想挣脱苦禅,但这时的苦禅,怎么会让其得逞,妖钢的挣扎,换來的,是苦禅更加疯狂的纠缠,

苦禅周身的元力愈加狂暴了起來,而他的身子,却是变得宛若一个气球般,膨胀达到了一个极致,从远处看去,这时的苦禅,就像是一个气球般,保不准什么时候便会轰然碎裂,

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在某刻,苦禅身上狂暴的元力骤然一顿,旋即他的身体,在众人的视线下,轰然爆碎,而他身上所拥有的狂暴元力,亦是以一种涟漪般蔓延的方式,瞬间席卷了整片菩提广场……

菏泽治疗妇科方法
三明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遵义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菏泽治疗妇科费用
三明男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