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阜阳资讯网 > 历史

超时空劫匪 第六十八章 路遇陈友谅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04:28

超时空劫匪 第六十八章 路遇陈友谅

那人赫然是周芷若。

盖雾扶起她,右手按在她的后背上,缓缓注入灵气。

半晌后,周芷若睁开了眼睛。

盖雾坐在一侧,笑问道:“芷若,感觉怎么样?”

周芷若脸色苍白,嘴角挂着血珠,心知是盖雾路过救了她,但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,没有休息的时间。

“你伤得很重,最好不要乱动。”盖雾劝道。

周芷若咬紧牙关,挣扎着向前走了几步,猛地咳出一口血,身躯摇摇欲坠。

盖雾伸手扶住她,笑道:“你这个样子,要是昏倒路边,肯定会碰到色狼,太危险了。”

难道还能比你危险?

周芷若还想继续前行,只可惜眼前一黑,便栽倒在盖雾怀里,失去了知觉。

盖雾回头道:“黑虎,能找辆马车吗?”

黑虎点头道:“大哥,我这就去办。”

朱元璋瞧着周芷若,羡慕地道:“恩公,你真是艳福不浅。”

听到这话,跟在盖雾身旁的小昭红了脸。

盖雾却看到郑和面露不悦,便对黑虎喊道:“给郑大人也弄一辆马车。”

小昭执意跟随,说是要照顾盖雾,其实盖雾很清楚,她真正的目的,还是乾坤大挪移的心法。

那心法盖雾早已背得滚瓜烂熟,之所以没交给小昭,就是想看看小昭为了这心法,能做出怎样疯狂的举动。

没多久黑虎等人便回转,两辆大马车看着非常豪华。

盖雾将周芷若抱进其中的一辆,和小昭一起坐了进去。

另一辆则是朱元璋和郑和在乘坐。

马车晃晃荡荡地前进,车轱辘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响。

小昭用水将手帕弄湿,给周芷若擦干净脸颊,然后取出金创药

超时空劫匪  第六十八章 路遇陈友谅

,涂抹到周芷若的伤口上。

周芷若微微蹙眉,显然伤口很疼很疼。

盖雾凝视着她的脸,心知和小说中一样,突袭六大门派的肯定是赵敏,那六大门派的高手,最终会被囚禁到大都万安寺内。

所以周芷若的目的地,和他们是一样的。

……

烈日当空,风轻云淡。

盖雾揭开车帘,望着远处的群峰,问道:“黑虎,还有多久?”

黑虎骑马跟在马车旁,笑道:“大哥别着急,入夜前,我们肯定能到大都城。”

这么说,还得走小半天,盖雾打着哈欠,准备小憩片刻。

“公子,周姑娘醒了。”小昭一直在照顾周芷若,这些日子,在她的照料下,周芷若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。

周芷若翻身坐起,脸颊微红,刚才盖雾和黑虎的对话,她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盖雾笑道:“别担心,我保证他们就在大都城,进城后,我们就去救他们。”

周芷若不愿意相信盖雾,可现在她只能选择相信,毕竟以她的力量,即便知道师父被关在哪儿,也没本事救其出来。

盖雾很强,她做不到的事,说不定盖雾能做到。

“为什么要帮我?”周芷若怔怔盯着盖雾,但她从盖雾的脸上,看不到丁点邪恶,反而那张脸,越看越醉人。

盖雾微笑道:“因为你是周芷若。”

我很有名吗?

周芷若很想这样问,但她还是扭转头,看着窗外的景色,只求这次的豪赌,能别让她输得太惨。

“大哥,前面好像有官兵。”黑虎突然说道。

前面的官道两侧,异常平阔,有不少人正在那里休息,全都穿着盔甲。

一侧的高地上,插着一杆旗,正在迎风飘扬。

旗子上,有个大大的“陈”字。

“那好像是叛军。”小昭将头缩回车中,一脸的忧色。

“是陈友谅吗?”盖雾问道。

小昭讶异至极,可见盖雾没有猜错。

陈友谅已经起兵造反,朱元璋还跟着他四处乱跑,可最终称帝的是朱元璋,命数使然,真不是光靠努力就能达成所愿。

起义军战士看到有大队人马出现,顿时警觉,迅速在官道上设了障碍。

陈友谅爱怎样就怎样,盖雾没兴趣理会,可现在看来,就算他不理睬,对方也会来踩他。

拦路的兵士,看着非常疲惫,浑身脏兮兮的,像是刚经历过一场大战。

“留下钱和女人。”一个穿着银色盔甲的将领,手持长枪,冷眸相向。

别看黑湖匪帮人多势众,但队伍里的女人,却只有小昭和周芷若。

“陈兄,你怎干起拦路打劫的事了?”朱元璋跳下马车,快步跑到那将领身前。

郑和如影随形,虽知历史无法改变,朱元璋注定要称帝建明,可他心里还是很不安,乱世将启,可谓是危机四伏,既然他在这里,就得保护大明的开国皇帝。

那将领正是起义军的首领陈友谅,才刚吃了一场败仗,故而显得非常狼狈。

“朱兄,怎么是你?”陈友谅看到朱元璋,讶异过后,臊得双颊血红。

“陈兄,车上坐着的是朱某的恩公,还请卖个面子,放我们过去。”朱元璋抱拳行礼,言辞恳切。

陈友谅目光扫向后面,看到黑虎时,眉头微皱。

黑虎笑道:“陈友谅,还想跟我打吗?”

陈友谅冷哼一声,将朱元璋拉到一边,低声道:“朱兄,朝廷无能,何不与我联手,推翻……”

朱元璋摇头道:“我已决心投靠郭子兴,还请陈兄见谅。”

“黑虎,我们走吧。”盖雾知道周芷若心急,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黑虎从马背上跳到车头,亲自驾车,催马前行。

“陈兄,有缘再叙。”朱元璋见状急忙返回马车。

陈友谅带人站在大路中央,完全没有让开的意思。

黑虎拔出腰间佩刀,一跃便扑向陈友谅,他身形高大,一刀狂劈而落,威势不凡。

陈友谅猛地挥枪,长枪直刺黑虎的心口。

黑虎并不变招,一刀劈在长枪上,发出锵的一声,震得陈友谅身躯向右偏倒,而黑虎又是一刀,横劈陈友谅的腰部。

陈友谅额头渗出冷汗,半年没见,黑虎武艺大长,急忙横枪一挡。

却听咔嚓一声,长枪断裂,黑虎的大刀,已是架到了陈友谅的脖子上。

朱元璋在后面急忙喊道:“黑虎兄弟,别伤人。”

陈友谅输得不服,但他毕竟有点血性,当即挥手示意放行。

但当马车经过时,他却如遭雷击,满脸都是怒意。

南平治疗男科医院
南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南平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南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南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