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阜阳资讯网 > 历史

不朽的 必定不朽的 玛·杜

发布时间:2019-09-19 20:43:06

纪念的时刻到来了:百年诞辰(她出生在1914年4月4日)和畅销几百万册的《情人》出版三十周年(1984年龚古尔奖获奖作品)。杜拉斯成了一个经典。被收录进七星文库 她若泉下有知,必定欣喜若狂。她是高中生读得最多的作家,作品被译成 5种语言,深邃、丰盈、无限。五十几本书(小说、戏剧、剧本改编)、十九部电影、几百篇报刊文章、系列访谈、尚未发表的电影剧本,甚至还有两首歌词……这一切的共通之处是诗意,“因为除了诗,其他都算不上写作。真正的小说都是诗。”   杜拉斯是作家的代名词,她视写作为命运,视书为护身符。这是她活着或者说抵抗死亡 被孤独围绕的“致命的危险”的理由。如果大家对她进行戏仿或恶搞,那是因为她有自己的风格,在文坛独一无二。她的小音乐有一种咒语般的魔力。有一堆女人的名字(安娜-玛丽·斯特雷特、劳尔·V·斯坦、奥蕾莉娅·斯坦纳、薇拉·巴克斯泰尔……),一串地名(暹罗、加尔各答、洞里萨湖、温哥华……)勾勒出一个特殊的领地,杜拉斯的领地。还有那些被解构、被挖空、深入骨髓的句子,对某些人而言是拿腔拿调,对另一些人而言却是天才的发现。玛格丽特·杜拉斯认定自己是法国最伟大的作家,用她的声音、她的沉默,用最准确、最贴切的笔触,总是那么简洁、凝炼。她说什么呢?大多是爱情故事,从欲望、从 、从超越爱情的爱情的角度去描绘。   不知疲倦地,她从童年的黑屋子里吐出过去的丝,那个她在印度支那湄公河畔生活过、在森林里游荡过的“荒蛮之地”。“童年总会留下什么东西”,最初的岁月演变为她创作的子宫,写作是她神圣的使命。记忆和想象纠缠在一起,她“虚构”了自己的生活,直到摧毁所有虚构和现实的界限,创造出一个唯一的世界,某种“虚真”。在玛格丽特·杜拉斯之前和之后,人们不再用同样的方式写作。她很清楚,在她的最后一本书《这就是一切》里,她黑夜里的情人扬·安德烈亚曾经这样问她:   “谁会记得您呢?”   “年轻读者,小学生。”   她这样回答。(文/蕾蒂西娅·塞纳克)   (实习编辑:王谦)
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